首页 健康养生 科技 教育 音乐 军事 体育 汽车 家居 历史 宠物 财经 娱乐 游戏 美食 母婴育儿 旅游 情感 文化 时尚 社会 综合 星座运势 搞笑 动漫 时事 国际
当前位置: 武阳夏疃门户网站 > 健康养生 > 这种疾病开始席卷全国,未来十年将超过发达国家!上亿中国人正被

这种疾病开始席卷全国,未来十年将超过发达国家!上亿中国人正被

发布时间: 2019-10-26 10:59:46   |  人气: 1629

这种疾病的学名过敏已经开始席卷中国,并将在未来十年超过一些发达国家。

文|钱伟

这篇文章摘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识别码:中国新闻周刊)。原文首次发表于2017年9月的《中国新闻周刊》第820期,标题为“过敏:世纪流行病”。它并不代表了望智库的观点。

老舍说他秋天必须住在北平。但是对吴鹏来说,北京的秋天是他迫不及待要逃离的季节。

天气一放晴,秋风一吹,吴鹏就觉得“又爆炸了”:眼睛又痒又红;咳嗽和打喷嚏;鼻子,眼泪流了出来。晚上睡不着,因为“鼻涕像自来水一样流下来,躺下时会流到枕头,仰卧时会流到喉咙,吃药是没用的。”当他早上挤地铁去上班时,他忘记带面巾纸了。他一路“应付”不了自己的情况,鼻子几乎掉在地上。两天后,北京又开始下雨了。吴鹏才如释重负,所有症状逐渐缓解。

吴鹏的噩梦始于两年前。那是八月的一天。起初,他认为由于各种呼吸道症状,他得了重感冒。然而,几个有经验的同事一看到他的情况就想,“我不认为是感冒,应该是过敏,所以去医院。”

在同事的建议下,吴鹏去了北京同仁医院,该医院以其五个官方科室而闻名。结果被诊断为过敏性鼻炎。取一管血并测量sige(即通常用于过敏诊断的血清特异性免疫球蛋白E)后,最终发现只有一种物质是过敏——来自散布在北京街道、住宅区前后和山前水边的蒿属植物的花粉。

吴鹏同仁医院是过敏性鼻炎研究领域的“重点镇”。为了应对日益增多的过敏患者,同仁医院于2007年设立了鼻过敏科。在一个普通工作日的中午12: 30,当记者到达该部门的诊所时,当天的主任医师王向东上午还没有完成对患者的诊断,但是挂断下午号码的患者已经陆续到达,很快就挤满了狭窄的等候区。

据中国医学会过敏学分会主席、同仁医院副院长调查估计,中国成人过敏性鼻炎患者人数高达1.5亿。

对于不过敏的人来说,他们很难想象数亿过敏性鼻炎患者生活在一个多么尴尬的世界里。此外,鼻炎只是许多过敏之一。像吴鹏这样的经历根本不是过敏病人最糟糕的情况。

美国作家桑德拉·巴塞尔自出生以来就患有严重的多重食物过敏。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营养专家声称她不符合“适者生存”的原则。然而,她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上了大学,坠入爱河,开始工作,并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过敏生活》。

但是有多少人有像桑德拉·巴塞尔那样谈论自己过敏的奢侈呢?特别是在中国,过敏性疾病及其流行病学的基本情况仍然模糊不清。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过敏症,一种曾经只在西方发达国家流行的“富病”,已经开始在中国迅速蔓延。

患有过敏性鼻炎后,吴鹏发现他的朋友中有不少人患有这种疾病。鼻炎发作时,他会在微信上发送一群朋友,这总能吸引患者的反应。渐渐地,他发现只要他的一个朋友开始过敏,其他人就会同时被抓。

这是花粉过敏的特征——疾病的发作有明显的时间规律性,或季节性。

在北京,许多过敏性鼻炎与蒿属杂草的花粉有关。说起蒿,你可能会觉得有点奇怪,但蒿属中有一个著名的成员,那就是黄花蒿,它帮助涂有友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医学奖。野生茵陈是我国长江以北地区的一种常见植物。它每年7月至9月开花。因此,这个季节也成为整个北方地区花粉过敏的高发时期。

除了艾草,葎草还有一大类致敏花粉,它们也在夏天和秋天开花。北京协和医院过敏科副主任、中国医学会过敏学分会候任主席王良禄表示,人们往往认为春季是过敏发生率最高的时期,但事实上,夏季和秋季,当蒿属和葎草两种花粉集中时,是北京第一个过敏发生率高的时期,而春季3月下旬至5月的时期是第二个高发生率时期。

花粉浓度受气候条件的影响很大,蒿属植物更喜欢干燥。由于北京今年秋季以来降雨量相对较高,风力相对较低,空气中的花粉浓度相对较低。吴鹏的鼻炎没有往年持续的久,而且病情也不那么严重。

过敏主要是由风媒花的花粉引起的。王良禄解释说,这种花利用风作为授粉媒介,花本身往往不显眼,但它会产生非常大量的花粉,很容易被风吹到很远的地方,从而引起过敏。春天、夏天和秋天有不同类型的花粉。春天主要是树花粉,夏天是草花粉,秋天是杂草花粉。

不同类型花粉引起的过敏有不同的临床表现。春季花粉过敏的患者通常表现为鼻结膜炎,而夏季和秋季花粉过敏的患者除了鼻结膜炎之外还经常患有哮喘。值得注意的是,春季只有5%的变应性鼻炎患者会发生哮喘,而夏季和秋季变应性鼻炎患者发生哮喘的风险高达50%。因此,过敏性鼻炎的规范化治疗非常重要。

吴鹏的同事小林有10年过敏性鼻炎伴哮喘的病史,但他找不到过敏原。在几家医院和多次寻求治疗的过程中,不同的医生建议她:既然过敏如此严重,最好考虑住在另一个地方。小林已经在北京生活和工作了16年,起初无法做出这个决定。直到去年,当她和丈夫在电影院看电影时,她突发的哮喘使她无法坚持在电影院,不得不立即离开。那时,她突然觉得生活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那时,她在杭州找到了一份工作。"当我下飞机时,我觉得我的鼻子又是我自己的了。"自从来到杭州,她再也没有鼻炎或哮喘。

小林的经历反映了花粉过敏的另一个特点:除了季节性,它还具有很强的地域性。

无论是花粉过敏还是食物过敏,不同地区都有不同的主要过敏原。以花粉过敏为例。豚草在美国占主导地位,草本植物在欧洲占主导地位。由于中国幅员辽阔,花粉过敏原因地区而异:艾草和葎草是北方的主要过敏原,而在上海、武汉和南京,主要过敏原是梧桐(sycamore),一种有点浪漫的树,名为悬铃木(Platanus acerifolia),其大量花粉已成为这些南方城市每年春天过敏流行的原因。然而,在中国南方的广州,木麻黄和苋菜花粉是过敏反应最常见的原因。

“北京的花粉过敏患者夏天和秋天不能去陕西、内蒙古和西北地区。花粉浓度越高,过敏就越严重,唯一的出路就是去南方。”王良禄表示,正因为如此,“大动作”已经成为“治疗”花粉过敏的一种无奈的“疗法”,而且往往非常有效。

“事实上,我们在全国不同地区谈论的空气传播花粉过敏原都是协和医院20多年前的发现。随着城市和社会经济的发展,不同地方的情况发生了变化。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我想诊断一个花粉过敏的病人,但我甚至不知道当地空气中有什么花粉,在什么季节,我该如何做皮肤测试?如何检查血清sige?”王良禄无奈地说道。

研究空气中花粉的类型和浓度及其与过敏的关系是一个非常小但重要的研究领域。在发达国家,空气传播花粉调查长期以来一直是过敏学科的常规工作。

过敏也称为超敏反应。这个医学术语是指免疫系统对环境中的某些物质(如花粉和动物毛发)过于敏感,从而产生异常的免疫反应并对身体造成损害。这是过敏的原理。

发达国家已经明确了花粉季节和各地区主要的空气致敏花粉,建立了全国空气致敏花粉监测网络,全年监测花粉,并向社会提供每日花粉报告。王良禄解释说,这属于大气生物学的范畴。在中国,这样大规模的科研项目仍然难以实施。

8月6日,子弹头列车站的工作人员正在济南检查一辆短程子弹头列车。为了防止灰尘落到身体上并引起过敏反应,即使在再热的日子,在除尘时也应穿防护服。图/cfp

20多年前,当王良禄第一次来到过敏科工作时,他在半天内就看到了十几个病人。今天,在加号的控制下,他不得不在早上接待30到40名病人,门诊人次至少增加了50%。2009年,协和医院过敏科处理了近70,000次门诊就诊。八年后,这个数字上升到10万,上升了43%。

花粉只是诱发过敏性鼻炎的重要因素之一。过敏性鼻炎只是各种过敏性疾病的主要“流派”之一。从红肉过敏到精液过敏;从皮肤发红和瘙痒到哮喘、休克甚至死亡,过敏的原因多种多样,过敏症状的严重程度也各不相同。过敏影响广泛的人群,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国外已有多次报道称,花生过敏患者在亲吻食用花生酱的伴侣后休克死亡。中国也有听起来难以置信的过敏病例。

每年的7月8日是“世界过敏性疾病日”。最新统计显示,过敏性疾病已成为世界第六大疾病。在过去的30年里,过敏性疾病的患病率至少增加了三倍,涉及世界人口的22%。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世界约有3亿人患有哮喘,其中50%以上的成年患者和至少80%的哮喘儿童是由过敏因素诱发的,每年有超过25万人死于哮喘。

"过敏性疾病是新世纪的流行病."中国医学会过敏学分会前主席、北京协和医院过敏科主任尹佳曾这样说过。然而,她说,关于过敏在中国的流行程度,即人群中过敏性疾病的流行率,仍然几乎没有流行病学数据。

2008年,由尹佳牵头设计,由科技部和卫生部支持、18家省市重点医院参加的全国性过敏性疾病流行病学调查项目正式启动。她透露,项目的调查部分已经完成,正在进行数据收集、核实和统计分析。然而,由于工作量巨大,并且只能由协和医院过敏科的医生在看完医生后才能完成,数据处理的进展仍然难以预测。

由于过敏性疾病的内涵非常丰富,包括食物过敏、呼吸过敏、皮肤过敏、药物过敏等类型,因此过敏性疾病的“流量调节”需要一个庞大而非常专业的团队,其实施非常复杂。目前,国家过敏部门的专家队伍很小,更不用说从事过敏转移的专业人员了。

虽然全国过敏性疾病的全光谱调查结果尚未公布,但一些过敏性疾病的个体调查仍能反映冰山一角。

从1990年到2010年,首都儿科研究所的陈于之教授对儿童哮喘的发病率进行了三次流行病学调查。结果表明,1990年中国0 ~ 14岁儿童哮喘平均患病率为1.08%。2000年,这一数字上升到1.97%。2010年,儿童哮喘患病率达到3.01%,比2000年上升约50%。研究表明一年内过敏和抗生素的使用是哮喘的重要危险因素。

2005年,北京同仁医院规划教授团队完成了第一次全国范围的过敏性鼻炎电话流行病学调查。经过六年后的另一次调查,中国过敏性鼻炎的患病率从11.1%上升到2011年的17.6%,并且有了显著的增长。

上述研究论文的合著者、同仁医院主治医师郑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这项研究中,他们考察了二氧化硫、二氧化氮、pm10、大气温度、湿度和年人均收入与过敏性鼻炎之间的关系。结果表明,空气中二氧化硫与变应性鼻炎呈正相关。这是因为二氧化硫可以增加人体呼吸粘膜的渗透性,从而使过敏原更容易诱发过敏反应。同时,他还承认,由于资金限制,他们无法检查更多潜在的相关因素,也没有进行血清sige检测。他们希望在即将到来的第三次全国过敏性鼻炎疫情中弥补这些不足。

“还有许多与过敏相关的危险因素,如家庭成员的数量、他们是否是独生子女、母乳喂养、生活环境的大小以及平时的饮食结构等。,这些都值得调查。”郑明解释说,过敏不仅会导致过敏性鼻炎和哮喘,还会导致慢性鼻窦炎。根据免疫学原理,慢性鼻窦炎分为许多亚型,其中嗜酸性慢性鼻窦炎与过敏密切相关。最初,这种疾病的发病率在西方国家相对较高,在东方国家相对罕见,但近年来,中国、泰国和韩国的患者人数显著增加。

王良禄表示,中国过敏性疾病的总体患病率约为10% ~ 20%,其中过敏性鼻炎的患病率最高。

近年来,食物过敏在婴儿中越来越普遍。例如,婴儿最常见的湿疹与食物过敏有关。食物过敏值得关注的另一个原因是它会在严重的情况下引起休克。休克是过敏反应最严重的表现。这是一种快速、危及生命的全身多系统过敏反应。人体会迅速发展成皮肤瘙痒、呼吸困难、心律不齐、晕厥、意识丧失等。如果不妥善抢救,病人将会死亡。

作为国家过敏性疾病诊疗中心,2000-2014年从协和医院过敏科筛选出907例严重过敏反应患者进行研究。尹佳的团队对1952年这些患者的严重过敏反应发作进行了回顾性研究,发现在引起严重过敏反应的因素中,食物诱导占压倒性优势,达到77%;此外,药物占7%,昆虫占0.6%,其余为不明原因的“特发性”严重过敏反应。

研究还表明,在中国引起严重过敏反应的食品与国外有显著不同。欧洲和美洲最常见的诱因是坚果、花生、鱼和贝类。其中,美国以花生排名第一,瑞典以蜂毒刺排名第一,日本和韩国以荞麦和小麦排名第一,新加坡以鸟巢排名第一。

然而,在中国,引起严重过敏反应的食物是:小麦占37%;水果和蔬菜排在第二位,占20%。紧随其后的是豆类和花生,占7%;坚果等占5%,其中桃子是最常见的致敏水果,腰果是最敏感的坚果。从疾病的严重程度来看,小麦引起了57%的严重过敏反应,而水果和蔬菜往往会引起轻度至中度过敏。

尹佳表示,未来10年,中国过敏性疾病的增长率将超过一些发达国家。食物过敏可能越来越多,环境污染也会加剧人们的呼吸道过敏反应。在烟雾弥漫的天气里,霉菌花粉等过敏原会在空气中停留更长时间,从而增加与人体接触的机会和时间。

图表制作|耶·薛明

遗传和环境是导致过敏性疾病的两个主要因素。当我们试图找出近年来中国过敏患者数量迅速增加的原因时,由于人类基因在几十年内难以改变,我们只能从环境方面寻找根本原因。

王良禄说,首先是外来物种和食物的进入。北京致敏花粉中的白镴和南方的桑树都是引进种。北京豚草花粉是在引进国外小麦品种时引进的。“这也提醒我们的城市规划者,在进行城市绿化时,他们不仅要考虑种植的美观和方便,还要考虑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包括敏感性。”

事实上,人类正变得越来越有能力改变环境,这也给自己带来了许多“麻烦”。过敏性疾病就是这样的“麻烦”之一。

食物过敏的流行趋势也反映了生活方式的改变。三四十年前,大多数中国人吃来自国外的花生、瓜子、腰果、开心果和其他坚果。这些变化与其说是环境的变化,不如说是生活方式的变化。

生活方式的另一个重大变化是抗生素的使用。抗生素不仅大大降低了传统传染病的发病率,而且导致过敏性疾病的高发病率。

1989年,英国流行病学家大卫·斯特拉坎(David Strachan)率先提出了“健康假说”。他指出,尽管有干净的饮用水,但人们很小就开始接种疫苗,而且有大量的卫生设施。伤寒和霍乱等传染病的发病率已经大大降低,但过敏的发病率却在上升。同时,兄弟姐妹较少的孩子更容易患花粉过敏。

因此,斯特拉坎建议,在幼儿时期接触普通细菌可能有助于充分“训练”人体的免疫系统。相反,如果你不完全接触这些细菌,人体将会进入敏感和易激动的状态,其免疫细胞会对花粉和鸡蛋等常见物质反应过度。总之,它“太干净会让你生病”

长期以来,“卫生假说”似乎鼓励人们“也许不洗手更健康”。然而,随着医学的发展,人们发现斯特拉坎假说存在许多漏洞。然而,医学研究似乎经常让人不同意。最新研究表明,斯特拉坎的假设可能还不算太老,但需要一些修改和调整。

近年来,许多关于微生物的研究表明,细菌不仅是人类的敌人,也是人类健康的卫士。

例如,欧洲一项有4000人样本的多中心研究表明,出生时人为感染蠕虫的儿童比未感染蠕虫的儿童过敏性疾病的患病率低。

2016年,《公共卫生前沿》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认为,为了更有效地应对过敏,人们不必放弃洗手的卫生习惯。真正需要的是努力减少病原菌的传播,同时让益生菌蓬勃发展。该论文的作者说,“目前限制人们接触微生物的不是公众的家庭卫生,而是抗生素、现代饮食和城市生活方式。”

一些病人问王良禄,过敏的遗传原因是什么?有些人甚至希望在生下一代时可以测试过敏基因,就像筛查唐氏综合症一样。然而,目前的医学研究表明,过敏不是单一的基因疾病,而且不同的过敏性疾病有不同的相关易感基因。

王良禄说,即使对于同一种过敏性疾病,不同种族和人群的易感基因也不相同。例如,欧洲人、美国人、日本人和中国人的哮喘易感基因是不同的。过敏的遗传机制很复杂。例如,父母双方都有过敏性疾病,婴儿患过敏性疾病的概率高于其他儿童。然而,重要的是,婴儿出生后,他的过敏性体质不一定表现为过敏性鼻炎,但可能表现为其他类型的过敏,如皮肤湿疹、胃肠症状等。

关于过敏性体质的遗传,王梁璐解释说,“有点像身高的遗传。如果你的父母没有过敏性疾病,你患过敏性疾病的几率只有10% ~ 20%;如果你的父母中有一人过敏,你过敏的风险将上升到30%。如果父母都有过敏性疾病,患过敏性疾病的几率会大大增加,可能达到50%。

35岁的吴鹏在河北长大,大学毕业后一直住在北京。生活环境没有多大变化。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在健康地生活了30多年后,两年前突然开始患如此严重的过敏性鼻炎?

许多过敏患者也有类似的疑虑。然而,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据过敏专家介绍,临床上,有些人在分娩后突然对某些东西过敏。另一些人,在一场大病之后,原来的过敏症状消失了。身体的免疫系统是如此复杂和神奇。

用协和医院副主任医师温丽萍(Wen Liping)的话说,在他的书《消除过敏》中,“过敏现象偶尔会发生,但一旦过敏发生,这种机制就不会再离开你的身体。换句话说,在你身体的免疫系统中,隐藏着一套敏感的机制,随时准备着,只要接触过敏源,它就会自动发生,表现出过敏症状。过敏是这样的。只要你身体里有一个敏感的机制,它就会跟随你到任何地方。”

关于过敏,人类仍然知之甚少。

首席执行官:苏惠芝

制片人:夏宇

责任编辑:戴丽丽·李一波

编辑部:李浩然

上一篇:这条狗3年来,每天走4公里,给自己的流浪朋友送饭从未间断..
下一篇:为祖国庆生 50岁民警挑战70公里跑

热门资讯

© Copyright 2018-2019 presidentpets.com 武阳夏疃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